综艺节目如何玩转“黑科技

  •   人工智能成为当下最热的科技议题,科幻小说里的场景似乎越来越接近现实。伴随着这边厢科技发展的如火如荼,以科技为主题的综艺也成为不少卫视的关注点。

      为什么科技题材会被综艺市场关注?如何让“尖端高冷”的技术落地?采访了《我是未来》制作方唯众传媒CEO杨晖,《未来架构师》制作方观正影视CEO曹志雄,《加油!向未来》制作人王宁,以及《极客智造》制作人孙晓珺等业内人士,揭秘科技综艺制作背后的故事。

     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,央视就曾以科普为目的开始尝试推出科技节目。例如已二十年的《走进科学》、《探索·发现》等。但由于时代所限,这些节目的形式更多是以新闻报道或纪录片为主,且主要集中在央视。

     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,科技逐渐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科技类节目也开始在地面频道孕育。卫视科教频道就曾推出《科技全方位》、《魅力科学》等大型科普类栏目;与此同时,以普及医学知识为主的《我是大医生》等生活服务类节目也衍生而来。但这类节目的形式单一,地面频道的受众也大多以中老年人为主,科技节目迟迟难以在主流市场占有一席之地。

      “其实早在多年前,我的搭档王雪纯就曾想做一档科技综艺,但因当时条件不太成熟,制作团队准备不充分,各方面的科学资源还不太具备。”王宁透露。

      然而近两年,随着高端科技越来越贴近人们的生活,加之综艺市场的火热,科技题材综艺化也提上日程。

      从央视热播的大型科学实验类综艺《加油!向未来》,到《我是未来》、《极客智造》等节目登陆,科技综艺终于有机会大展。“现在做科技节目有很好的大,而且有很多正在享受的科学技术我们并不知道,也有很多科技领域尖端的科学家尚未被大家关注,这便让科技节目有了发挥的空间。”曹志雄表示。

      大部分制作人认为,科技类节目的变现难度比文化类要更高。要把“阳春白雪”的科技变得通俗易懂,吸引观众看,各节目组选择了不同的立意和方式。

      多位文化综艺的制作人都曾坦言,如何把“阳春白雪”做得“通俗易懂”是最大的难题之一。无独有偶,科技在大众眼中是比文化更加遥不可及的尖端领域。例如《我是未来》介绍了A.I、基因解码、腔内介入影像,《未来架构师》介绍了“柔性电子技术”、“未来机器人”等。这些晦涩且不接地气的话题,难免令观众“听而却步”。

      “科技综艺与其他题材相比,给观众的第一印象就是门槛高,一下就把很想休闲的观众拒之门外了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在他们看来,如何选择题材是节目面临的首要问题。

      杨晖透露,《我是未来》选择的科技产品和科学技术必须是真的会影响到人们生活的。例如“绿色能源”和现代能源车相关,生命科学可引发观众对“我们是不是能活到两百岁”的思考,“确实,很多科技单拿出来离观众有些遥远,但其实深入了解后,观众会慢慢相信科学是生活中随处可触摸的。”

      曹志雄也表示,《未来架构师》邀请的科学家从事的研究一定要跟生活密切相联。“例如防走丢纽扣、GPS的语音系统是如何建立的。无论是我们现在正在享受,还是我们即将享受的,这些科技带来的巨大变迁必须要从生活入手。”

      而《加油!向未来》则为了拉近和观众距离,将生活中显而易见的科学现象和学校授课的基础物理化学知识,经过升级后再搬上舞台,在王宁看来,基础科学往往比尖端科研更容易被理解,也更容易激发兴趣,“如何把科学这个复杂的事让大家看懂,让观众发现原来它不仅不枯燥,而且很好玩,这也是选材的核心。”

      杨晖:我们首先会引出一个话题,比如你愿不愿意活到两百岁。然后我们邀请了单口相声演员以这个话题说了段相声,比如坐次电梯就要10万人的黑色幽默,然后引出生物药是可以抗癌的。比如邀请王力宏和Alpha机器人共舞。而卡牌则是因为年轻人非常喜欢卡牌游戏,我们认为这样的对战方式会引发大家的兴趣。

      王宁:科学实验的惊奇现象是大家本能期待的,比如两个化学物质放在一起会产生什么反应。其次,我们深入分析过知识问答模式,问答其实就是在大家感兴趣的话题里设置一个“挑战”,当观众被问题吸引后,心里自然会给出答案,然后我们再通过实验去,这样就会让节目充满悬念和趣味。

      虽然科技综艺“来势汹汹”,但通过调查可见,大部分观众虽然认同泛科技类综艺的存在价值,但并不等于“想看”。难破亿的点击率和表现平平的收视也似乎都证明着,在高度娱乐化的综艺市场,科技和文化一样,与生俱来就存在题材短板。

      曹志雄表示,现在大多数广告主买的都是数量级眼球,直接通过收视决定一切。一个吸引了10万人观看的节目,肯定比吸引1万人的卖得好,“即便我们跟客户说,我们吸引的都是年轻、精英人士,1万人的购买力比10万人更高,但这并不符合现在广告投放的规律。”

      杨晖坦言,科技类综艺在广告上的发挥空间更具局限性,任何植入都难免有“带货”嫌疑。例如,某冠名商的新产品确实应用了某“黑科技”,但若在节目上为打广告而做这个技术,或刻意用冠名商产品介绍技术创新,难免会本末倒置,造成观众反感,“商业就是商业,内容就是内容,我们不能够完全用商业变现方式来考虑节目内容。但在实际操作上,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将很多拥有科技创新的企业拒之门外,所以如何拿捏尺度很重要。”

      在《我是未来》Alpha机器人的节目现场,有就曾亲眼目睹几十个机器人在跳同一个舞蹈时,总是会有几个机器人因舞台地面不平而摔倒。此时节目组不得不暂停,紧急上台扶起机器人,码位后再重新。而电视上短短两三分钟的简单镜头,在现场却反反复复了至少20分钟。

      “道具的不可控确实是我们面临的题。”杨晖表示。他们曾经多次在现场遇到道具需要临时调试,或因嘉宾不会机器而导致无法按流程拍摄的状况。“所以《我是未来》除了100多人的制作团队,现场还有道具供应商、专门的技术团队在场。我们租了摄影棚三个多月,经常会提前很多天就让机器进场,反复调试。但即便调试好了,也难免在拍摄时就出问题,因为它毕竟是机器。”

      越高端的科技产品,使用条件越苛刻。例如“狗脸识别”的实验项目,节目组从中科院自动化所引入了模式识别机器人,但它在节目现场展现识别能力的前提是必须连接wifi,“然而现场灯光、音响等大型电器产生的电磁辐射都会对wifi信号产生干扰,最后我们不得不wifi系统才能顺利。” (本报综合)

      主管: 咸宁市委宣传部 咸宁市人民新闻办公室 鄂ICP备06018974号 © 版权所有咸宁日报

      咸宁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地址:湖北咸宁温泉26号邮编:437100 电线